唯见江心秋月白

唯见江心秋月白,秋月白。

双玄 /『遇』

*双玄属于彼此,欧欧西属于我 *
*写的是啥玩意儿什么鬼文体我也不知道,大概就是设想没有白话真仙显灵的双玄,但是还磨磨叽叽一大段没什么关联的东西...其实写这玩意儿本来不是双玄,就是发个QQ动态文艺一下!!*
*沙雕脑坑,私设如上,慎入!*




我想给我那些喜欢的故事一个完好的结局,

没有造化弄人,

没有失了初心,

所有人都活着,

所有人都会好好活着,

那些骄傲的人依旧可以骄傲放纵着;

那些温柔的人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;

那些善良的人都不会被辜负;

那些悔恨的人会得到救赎...

可如果这样,

哪还有什么故事可讲啊。

失了痛苦,

也失了机遇。

那些本不会遇见的人,

也许真的不曾遇见。

也许这样,所有人都好好活着

平静,却又少了点什么。

少了那充满怨恨的故事。

也许也会相遇,

但相遇大抵会是这样的:

大片大片的云聚拢着,许久未散,

骤然,有雨水倾泻而下。

一座小城中,书生打扮的人撑起手中纸伞,

一位少年慌乱跑到那书生伞下。

书生高了少年些许,这时少年才抬头道:

“这位兄台,这雨一时停不了,你看这四下也无处避雨,相逢即是缘,不如让我躲在你这伞下罢?”

书生这才注意到这少年,身着白衣,生得十分清秀,眼里还闪着灵动的光,正是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样,任是谁也拒绝不了。

书生却只是笑了笑,答应了那少年。

雨停时,少年会对书生说:

“兄台,为谢避雨之恩,不如改天我请你去皇城最好的酒楼喝酒?”

此后结了缘,又会相遇了吧。

几年光景过去,

少年和书生都变了许多,

少年成了富商,生意风生水起。

书生中了状元郎,正要任官呢。

两人重逢在繁华的皇城中,最好的酒楼里。

少年一眼认出了书生,想起那天躲雨,正是躲进了这人伞下。

不想今日居然在皇城遇见了。

少年担心书生以为他失信,轻启红唇道:

“兄台!今日不算,改日,改日我一定请你!”

状元郎但笑不语,只道等着少年付约。

局外人于是终于寻到了自以为最完好的结局,

浮华的梦一般的,

朦胧的烟雾似的。

评论

热度(12)